理財產品-714高炮不死、砍頭息近4成 支付機構幫“隱瞞”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 ??????2018-01-15??????來源:網絡整理

 理財產品

  從今年3月中旬開始,新京報記者持續采訪了趙萌(化名)、陳明(化名)、楊玲(化名)等多名714高炮的借款人。在近一個月時間里,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很多人因為通過某次714高炮借款繼而接觸了近百個714高炮或現金貸APP,在“砍頭息”“以貸養貸”與暴力催收之中飽受困擾。

 

  714高炮指那些期限為7天或14天的高利息網絡貸款,其包含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今年3月15日,央視3·15晚會曝光了714高炮“要錢更要命”等事件。

 

  為什么在央視曝光后,714高炮并未銷聲匿跡,到底是什么力量在經營這項“生意”?在尋找714高炮、超利貸馬甲背后“真兇”的過程中,新京報記者發現,央視3·15晚會之后714高炮平臺暴力催收依舊,有平臺收“砍頭息”近四成。此外,提供支付通道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存在“隱瞞”714高炮、超利貸運營主體實名等現象。

 

  趙萌展示的疑似為同一家公司的超利貸馬甲APP截圖。

 

  短期貸款利滾利,

 

  有借款人“以貸養貸”

 

  “最開始借的時候,我并不知道這是要7天就還的,我以為這是分N期來還的,只要每周還上一部分就好。”在接觸714高炮前,趙萌用過信用卡、信而富、我來貸等平臺的消費分期產品,“后續就是因著急還親戚朋友的錢,開始接觸、下載這些超短期的小平臺了,到現在(利息)越滾越多”。

 

  趙萌一腳踏進714高炮的“泥沼”是從去年11月開始的,最初只是為了還1萬1千元的生意周轉款。從5家7天超利貸平臺開始“滾”起,幾個月時間下來,她已經借遍了總計55個APP平臺,這方面的本息欠款已“滾”到20多萬元。與此同時,讓趙萌感到害怕的是,她現在已經開始被此前借過的平臺拒貸。

 

  陳明是名研一學生,幾乎與趙萌同期,在去年年底被714高炮“擊中”。當時,陳明網絡兼職被騙,急需1萬多元周轉應急。他不敢把被騙經歷跟家人講,在手機上看到有借款廣告,“一鍵點擊”第一筆714高炮借款后延續到今天。

 

  “我之前沒有在意過恐怖的砍頭息,結果一個多月過去后,變成了以貸養貸”。最多時,陳明“滾”出過30多個714高炮和現金貸APP借款平臺,本息欠款總計金額超過11萬元。“當時還有各種逾期費,已經多到沒法算清了”,陳明說。今年2月16日,了解情況后,家人替陳明還了一部分。3月中旬,陳明第一次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短時間內家里還沒能湊齊所有的欠款及罰息。

 

  “那(714高炮、超利貸)是不是都是違法的?我們可以不還了嗎?”在采訪過程中,幾位借款人及其家人都提出過類似的疑問。但是,如果無法找出714高炮及超利貸眾多貸款馬甲APP背后的真實出資方,借款人無法最終“上岸”。在央視3·15晚會曝光714高炮事件后,陳明他們仍然要在各類平臺上借款才能“以貸養貸”。

 

  上述事件曝光后,3月20日,中國互金協會發布《關于開展高息現金貸等業務自查整改的通知》,要求會員機構就高息現金貸等違規業務對自身及合作機構開展全面排查,并在北京召開高息現金貸風險防范專題座談會。截至目前,包括北京、廈門、天津、廣州等多地協會相繼發布關于714高炮、超利貸的風險提示函,對轄區內相關機構進行摸底排查。

 

  多APP“砍頭息”近四成,

 

  有平臺暴力催收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陳明認為,他最怕的是各個714高炮、現金貸馬甲APP中的“砍頭息”,這也是他在幾個月時間內迅速欠款十多萬的罪魁禍首。而楊玲告訴記者,714高炮或超利貸30%的“砍頭息”標準,已經算是“業界良心”了。多個“債主”向她放貸,到手金額算下來,都在30%左右。

 

  “借1500元,到手1050元,好多平臺都是這么放的貸。”3月底,趙萌第一次見到記者時,一邊算賬一邊說。她和身邊其他借款人也遇到過“砍頭息”更高的借款平臺。4月8日,趙萌向記者展示了幾個現金貸APP的“砍頭息”標準,在“789金卡”“329錢包”“星愿助手”“任性口袋”以及“金三角”等APP中,“砍頭息”最高的為“任性口袋”,高達38.90%接近四成,相對最低的“329錢包”算下來“砍頭息”也要達到37.32%。

 

  在承擔高額的“砍頭息”費用之外,經常受到APP運營方或者外包商的暴力催收騷擾,成為借款人的另一“噩夢”。

 

  央視3·15晚會后不久,趙萌又開始收到各式催收電話。3月26日晚間,趙萌聯系記者表示,張飛借錢APP的催收人員給她打電話稱,要給她通訊錄上的朋友、家人打催收電話。“不能協商還款,借900一周內必須還900”,趙萌告訴記者,事實上她從張飛借錢APP借到的錢只有670元。

 

  從3月26日開始,趙萌和家人開始陸續接到來自重慶的催收電話。3月29日,趙萌收到的張飛借錢催收電話顯示為來自深圳的三個電話號碼。同一天,趙萌通訊錄上的朋友也接到了催收電話。3月30日,趙萌和朋友們接到的催款電話號碼歸屬地顯示為四川巴中。

 

  “每天都在催收,每天都有短信和電話,每天都是不一樣的城市、不一樣的號碼,”4月8日,再次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陳明亦如此說。

 

  “央視3·15晚會那會兒,催收電話就不多了。現在,電話每天有幾十通,通訊錄中的親戚朋友也一樣,每天都可以接到各種催收電話。有的為了讓你接電話,還用來電顯示為‘廣告’的電話號碼進行催收。還有的現金貸APP平臺告訴我‘要安排戶籍地門店進行登門拜訪’。”

 

  陳明收到的催收短信稱“將安排戶籍地門店進行拜訪”。

 

  借款APP運營方難尋,

 

  有公司仍在做“校園貸”

 

  陳明所指要當面“拜訪”他的,就是花生花APP的運營方。然而,除了借款以外,他無法獲知花生花APP運營方更多的信息。

 

  記者進行逐一查詢后發現,就像花生花APP一樣,幾位714高炮借款人提供的近百家現金貸APP絕大多數無法查找運營方,沒有任何商標或工商注冊,也無法在小米或華為等手機應用商店中確切“看到”其開發運營者是誰。另一個現象也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在第三方支付所發的短信記錄中,收(或付)款者有全稱或部分顯示,但在工商登記系統進行搜索與查找時卻發現疑似“馬甲”公司。

 

  例如,3月13日,在楊玲提供給新京報記者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短信通知中,顯示付款方為上海壘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壘猴”)。天眼查顯示,上海壘猴成立于2018年4月20日,注繳為200萬元,其工商登記電話及網址等均顯示為“暫無信息”。法定代表人、實控人名叫陳東,名下只有上海壘猴一家公司。上海壘猴的主要經營范圍包括計算機網絡科技及相關服務。

 

  在被催收還款時,趙萌還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有些馬甲APP似乎屬于一家出資方或運營方。催收人員告知她,可以先從給她推介的現金貸APP鏈接中借款來還欠款,因為是同一家公司。根據催收人員的介紹,趙萌所使用的萌新記賬(萌新錢包)、天天花錢、螞蟻快花、現金小管家、51佩奇、省心貸等6款APP屬于同一家公司。

 

  記者據此進行搜索與查詢發現,據華為手機應用商店顯示,在這6款APP中,萌新記賬APP(萌新錢包)的開發商是長沙希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長沙希研”)。趙萌提供的其他現金貸APP則屬于“無法查詢”之列。

 

  據天眼查數據,記者點擊長沙希研工商登記官方網址,網頁無法顯示。此外,長沙希研僅登記了注冊地址。除這兩處登記信息外,其他項目均顯示“暫無信息”。

 

  長沙希研成立于2018年5月30日,注繳100萬元,從經營范圍看主要包括網絡技術,移動互聯網研發和維護,計算機技術開發、技術服務等。實控人與法定代表人均為胡靚,其名下有20家公司。

 

  而同一公司多個馬甲的情況,在記者整理、查詢多位借款人提供的現金貸APP線索時,被無意間發現。

 

  火速天下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下稱“火速天下”),從登記的工商信息看,是一家位于北京朝陽區的主要經營計算機系統服務、基礎軟件服務等的公司。記者登錄火速天下工商登記官網,“此頁面用于在安裝ApacheHTTP服務器之后測試其正確運行。如果您可以閱讀此頁面,則表示此站點上安裝的ApacheHTTP服務器正常運行”。

 

  天眼查顯示,在這家公司的產品信息中,包括了39款現金貸或貸款超市類產品名稱。例如,借錢吧、快借錢、無憂貸款、分期貸、給你錢、低息貸、貸款寶、大學貸等。與此同時,記者發現,在這39款產品中,在產品描述中直接出現“大學生借款或大學生貸款”字樣的產品至少有5個。

 

  校園貸是指在校學生向各類借貸平臺借錢的行為。2016年4月,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范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同時,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應對處置機制。

 

  隨著“校園貸”相關事件的發生,監管趨嚴已成為業界共識,上海、深圳、重慶、廣州等地方行業自律組織都相繼出臺“禁令”。2016年8月24日,銀監會亦明確提出用“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針,整改校園貸問題。強壓之下,諸多涉及校園貸業務的平臺謀求轉型或退出。

 

  2017年9月6日,教育部發布明確“取締校園貸款業務,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

 

  支付通道“隱匿”收款方,

 

  上海富友稱“有個調整期”

 

  在支付通道方面,從陳明和楊玲提供的與現金貸及714高炮平臺之間支付款轉賬通知的短信上,記者發現一家名為“上海富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名字頻繁出現。通過天眼查搜索,記者看到該公司全稱為上海富友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其工商登記官網顯示,上海富友成立于2008年,2014年加入“上海市網絡信貸服務企業聯盟”。

 

  上海富友在官網介紹,公司2011年先后獲得央行頒發的“銀行卡收單”“互聯網支付”“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牌照,加入中國支付清算協會。2016年8月,上海富友續展《支付業務許可證》,合并上海富友金融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牌照,正式成為第三方支付全牌照公司。2017年6月上海富友獲得由央行頒發的《支付業務許可證》,完成支付牌照的更新。

 

  天眼查顯示,上海富友于2019年1月15日完成最新的經營范圍變更,業務類型包括: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為企業或個人的支付轉賬業務提供專業化的技術服務、電信業務等。

 

  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上海富友歷經50余起法律訴訟,簽約商戶最終變成“問題商戶”的案例在庭審中似乎并不少見。

 

  從2017年3月13日到2018年12月10日的各地法院庭審日期中,上海富友支付作為第三方支付方,提供賬戶支付轉賬服務,“踩雷”非法集資、涉及刑事案件的簽約商戶共有5家。

 

  在陳明向記者展示的37家APP支付款轉賬通知的短信上,有36家全部顯示第三方支付服務商為上海富友。36家中有25家上海富友短信中所注明的收款方,記者通過搜索查詢小米或華為手機應用商店、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等多種方式,無法獲得真實的收款方信息。

 

  另外,這37家中有12家收款方,記者通過以上搜索及查詢方式,查找或匹配到相關工商運營實體的公司,具有唯一性匹配的只有一半,其余6家則存在工商信息多家匹配的情況。

 

  例如,上海富友短信中注明的收款方“錦鋮科技”,記者在工商信息搜索及查詢中發現,存在杭州錦鋮科技有限公司、杭州錦鋮科技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及成都錦鋮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匹配有“錦鋮科技”工商登記信息的運營實體。

 

  楊玲提供的近期22個短信通知的記錄與陳明遇到的情況基本相同。楊玲有19個714高炮或現金貸APP的支付款通知前面明確標注服務商為上海富友(3月2日至3月16日),其中,周信寶、金豬有財、飛機錢包、好花花、微速貸、小辣椒、曹操有錢等15個APP無法明確查詢或匹配到其工商運營實體。

 

  另外,在楊玲的短信記錄上,除上海富友外,還出現另外兩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易寶支付收款方顯示有“錢寶寶”(3月18日)與“農安九州財富*”(3月19日),寶付支付則為同樣無法獲知工商實體的“急速快貸”(3月18日)提供通道服務。而趙萌也同樣收到過這三家支付公司的短信。

 

  實際上,央行曾連續下發過文件,對第三方支付業者的通道服務提出過明確要求。2016年9月央行印發《關于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銀發〔2016〕261號,即261號文),要求切實加強支付結算管理,構筑金融業支付結算安全防線。

 

  今年3月28日央行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銀發〔2019〕85號,下稱《通知》),從加強賬戶實名制管理、加強轉賬管理、強化特約商戶與受理終端管理等方面提出21項措施。《通知》要求支付機構于2019年6月30日前完成存量單位支付賬戶實名制落實情況的核實工作。

 

  對于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存在特約商戶資質審核不嚴、注冊信息不真實等問題,為不法分子利用銀行、支付機構的支付服務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提供可乘之機。《通知》明確要求收單機構嚴格按規定審核特約商戶申請資料,采取有效措施核實其經營活動的真實性和合法性。

 

  新京報記者就此向上海富友相關人士詢問,對方告知記者“目前我們接入的放貸類的公司都要求有放貸資質,例如小貸公司”。

 

  對于借款人看到上海富友短信通知里面收款方的情況,對方沒有回復上海富友接入的放貸方是否為短信通知里顯示的收款方。但該人士稱,“3月份以后,我們都不再接入這樣的公司,這是市場政策”。

 

 理財產品 3月16日,楊玲的短信顯示,她收到收款方為“金豬有財”一筆640元的銀行卡支出短信通知,發出方為上海富友。對此,該人士告訴記者,“有個調整期”。

關鍵字:高炮,不死,砍頭,4成,支付,機構,隱瞞
本文地址: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 http://www.lmirea.tw/daikuan/3209.htm

掃一掃“網帝財富管家”,微信貸款秒到賬!

點擊菜單“在線秒批”,三步即可快速完成貸款,選擇多、到賬快、額度高、手續簡便。
微信公眾號:網帝財富管家(haha123456)
【原創聲明】凡注明“來源: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的文章,系本站原創,任何單位或個人未經本站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風險提示: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作為理財產品門戶進行信息發布,不對任何投資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無論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網帝財富提供的各種信息及資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圖表及超鏈接)僅供參考(如:歷史或預期收益不代表實際收益),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構成任何邀約、投資建議或承諾,投資人應依其獨立判斷做出決策。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風險等后果請自行承擔,網帝財富不承擔任何責任。
  • 服務支持
  • 商務合作熱線:
    000-000-0000
  • 微信公眾號
  • 新浪微博
網帝財富P2P投資理財網??版權所有???2014-2017??粵ICP備00000000號 網站地圖?
历史大乐透开奖107期